【纪念郁南“五一八”武装暴动90周年】郁南都城“五一八”武装暴动始末
作者:中共郁南县委党史研究室 来源:广东郁南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24日 点击数: 1787 次
打印页面
视力保护:
手机阅读:

【编者按】在郁南人民心中,1948年4月18日的郁南“四一八”武装起义都比较了解。这是解放战争时期,由中共三罗党组织(辖郁南、罗定、云浮三县)和郁南党组织领导发动的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的一次震惊西江地区的革命壮举,揭开了三罗地区(指郁南、罗定、云浮三县)解放战争的序幕。但是,早在土地革命战争初期的1927年,由郁南等党组织领导发动、参加人员多了好几倍,时间比同年党领导的“八一”南昌起义还早了75天的一场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郁南“五一八”武装暴动却鲜为人知。郁南“五一八”武装暴动拉开了郁南土地革命战争的序幕。2017年,是郁南“五一八”武装暴动90周年,为纪念这次党领导的暴动和深切缅怀在郁南大革命和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英勇献身的革命同志,中共郁南县委党史研究室特别整理和发表本文。

1-1000_副本.jpg 

     暴动背景

1925年夏秋,中共党员、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第三期学员陈均权(东莞人)、冯保葵(鹤山人)以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特派员的身份,先后被派到郁南县领导开展农民运动和创建中共组织。是年底,中国共产党郁南县支部正式成立。从此,郁南人民在党的领导下投身革命洪流,中共郁南党组织成为领导郁南革命斗争的中坚力量。在党组织的领导下,郁南农民运动迅猛发展。1925年10月24日,郁南县第一个乡农会——妙门乡农会成立。1926年2月16日,郁南县第六区(现平台镇)农民协会暨农民自卫军在“七堡义勇祠”宣告成立。同年3月,由廖翔仪、聂应时组织领导的第四区(现都城镇)农民协会,由袁秀成、林士登组织领导的第五区(现桂圩、罗顺一带)农民协会,由陆长雄、余广成组织领导的第三区(现通门、罗沙一带)农民协会也先后成立。各区农会还同时组建农民自卫军。同年4月25日,在陈均权等领导下,由各区、乡农民协会推选的80多名代表,在都城锦江书院(现都城镇第一小学)举行大会,宣告成立郁南县农民协会和农民自卫军,选举廖翔仪为县农会主席,廖翔仪、钟炳枢、钟敏定为执行常委,龙师侯为执委书记,聂应时为县农军队长。县农会与四区农会联合设在都城康帅庙内办公(后迁移至天主教堂)。同年下半年,由张礼洽组织领导的第十一区(现大湾)农民协会,由邓泽、邓葵、杨晓云组织领导的第八区(现连滩、西坝)农民协会,由何琼佳组织领导的第九区(现榃滨)农民协会也先后成立。至1926年底,全县先后有7个区、100多个乡成立了农会组织,会员8000多人,农军2000多人。在农会所辖区,宣布一切权力归农会,实行减租退押,废除苛捐杂税;不准放高利贷,不准退佃;禁烟禁赌,清剿土匪,维护社会治安,发展生产等措施。西江地区的广宁、郁南、高要、罗定等县农民运动发展较快、声势最大、基础牢固,曾得到了中共广东区委的充分肯定。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集团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武力解散上海工人纠察队并收缴一切武器,疯狂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史称“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此后,广州和西江先后发生“四一五”、“四一六”反革命大屠杀查封广东省农会及其属下的西江办事处,搜捕杀害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4月16日国民党广东守备军第一团团长严博球率领两个营及机枪连共700人坐镇都城,控制郁南、封川(新中国成立后与开建县合并为现在的封开县)两县。4月20日连滩及西坝农民协会被严博球部会同县反动民团捣毁农会领导人邓葵、杨晓云被杀害。4月25日下午,龙师侯、钟炳枢、廖翔仪及其儿子廖炳耀、廖熙耀和3名县农军骨干,正在廖翔仪家中后座秘密召开会议,商讨对敌斗争策略。由于行动被告密,严博球部纠集当地民团突然包围都城康帅庙和廖家 (与康帅庙相邻)。在危急关头,廖父子3人挺身而出,廖翔仪和廖熙耀在前座与敌人周旋,拖住敌人,争取时间,廖炳耀则迅速带领龙师侯等从后门脱险离开,廖翔仪及其儿子廖熙耀和3名农军却不幸被捕。4月29日廖翔仪及3名农军在都城被敌人杀害,是年,廖翔仪同志仅39岁,他是大革命时期郁南县首位为革命牺牲的县领导人。至同年4月底,全县包括滨农会领导人及骨干何琼佳、朱威、林涧初、林晚、十二等共11名革命同志先后被敌人杀害害。                  

2-1000_副本.jpg

                      暴动经过

为反击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政策,中共广东区委决定,1927年5月初举行全省总暴动。同年4月18日,黄学增受中共广东区委派遣到达西江,随即重新成立了由黄学增任书记,罗国杰、周其柏、陈均权等为委员的中共西江地方执行委员会,统一领导西江各县武装暴动。

都城镇地处西江南岸,是粤桂边境的重镇,郁南、云浮(现云城、云安)、封川三县的商业中心,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为执行省委和西江地委关于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指示精神,夺取都城作为据点,控制都城左右的水陆交通,阻止两广军阀的进犯,为被杀害的革命同志报仇,恢复各级农会组织,1927年5月上旬,中共郁南党组织和农会领导人钟世强、龙师侯、钟炳枢等,召集了郁南四区、五区、六区农会骨干和封川、云浮两县农会领导人在“七堡义勇祠”秘密举行会议,决定集中三县农军2000人于5月17日深夜,在郁南联合举行武装暴动,攻打都城,由郁南县农民自卫军队长聂应时担任暴动总指挥。暴动计划,除四区农军负责监视平台民团的行动外,分多路围攻敌据点:六区农军由龙师侯带领,经都城十二岭、猪颈冲攻打兵房顶守敌;封川二区(现平凤)农军由龙萧、龙拔汉带领,经夏袭白木配合攻打兵房守敌;五区农军由袁秀成带领,经牛圩坦攻打飞凤山文庙顶守敌;云浮农军经新灶口配合攻打飞凤山文庙顶守敌。

为了攻打都城守敌,封川二区农军立即动员范村、河村、凤村等乡的农民自卫军六七百人,做好后勤物资的筹备、救护人员的动员、支前人员的训练及攻防战略的操练等一切作战准备工作。还动员了训练有素的何大、何九咪等同情支持农民运动的土匪队伍加入战斗队列。5月17日晚,派出黄金海等人,赶到江口的丰沙剪断都城通往梧州、封川县城的电话线,以防梧州、封川两地敌军增援都城。同时,封川二区农民自卫军在龙萧、梁玉山、陈定林的带领下,于是日晚,乘着黑夜的掩护,高擎着农会会旗(犁头旗),埋伏到都城敌军的兵房顶脚下,等待总攻信号。

17日晚,都城、桂圩一带连下暴雨。18日凌晨,眼看原定的总攻时间快到了,桂圩河洪水猛涨,桂圩农军无法渡河,只有郁南平台、封川平风和云浮三支农军队伍1000多人按时到达进攻地点,进攻命令无法下达。一直到快天亮时,守敌兵房忽然吹响了冲锋号,敌军发起冲锋,向我郁南六区农军、封川二区农军的阵地压过来。在这危急的关头,我农军临危不惧,立刻组织反击,借助有利的地形,集中强大的火力,以强大的杀伤力阻击敌军的冲锋,打乱了敌军的队形,敌只好撤回驻地防守。7时许,农军向敌人据点发起总攻,农军的武器装备虽然不甚精良(最好的武器只有少量的“六八”“六五”式步枪,更多的是土制“七九”单响、双简、勾鸡、笠尾九等,还有大关刀、三叉、齿钯等),但个个剽悍勇猛,面对凶狠的反动军警,无一退缩。农军首领之一龙师侯亲持蓝底“龙”字大旗,一鼓作气冲锋在前,几次猛烈的进攻也未能攻进敌人阵地,双方交战十分激烈。原来,农军暴动计划事前已被敌人获悉,驻守都城的广东守备军第一团和郁南县民团等早已周密布防,修筑好坚固的阵地,严守各交通要道。双方激战至中午时分,毙伤敌人30多人,农军伤亡30多人,被俘虏20余人,暴动总指挥聂应时不幸中弹牺牲,形势急剧逆转。在敌我力量越来越悬殊的情况下,农军被迫撤出战斗,退回到郁南县六区和封川县二区一带坚持隐蔽斗争。

3-1000.jpg

同年5月下旬,严博球带领其军队并纠合平台的民团共600多人,疯狂报复袭击六区农会和农军驻地“七堡义勇祠”,放火烧毁义勇祠及附近的民宅5间。六区农会会址被迫迁到赐步“罗梵宫”,随后再迁妙门村“大胜宫”。同年5月底,钟世强及其胞兄钟荫庭秘密赴广州寻找上级党组织支援,由于叛徒出卖,兄弟两人被敌人缉捕,于同年6月12日在都城被杀害。

                             历史意义

郁南农军联合封川、云浮两县农军发动攻打国民党反动派驻都城守敌,虽然没有成功,却有力地打击了反动派盘据的巢穴。驻守都城的广东守备军第一团团长严博球,当农军撤出战斗的第二天,便吓得跑到肇庆乞求救兵增援。当地的大恶霸莫伯贤,以及逃到都城的地主豪绅也纷纷外逃。郁南都城暴动虽然失败了,却有着深远的历史意义:

   第一,党领导农军在郁南大地上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第一次公开树起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旗帜,揭开了郁南土地革命战争的序幕。在郁南人民革命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它与全省其它地方的武装暴动遥相呼应,形成了广东人民反抗国民党反动派大屠杀政策的第一个暴动高潮。

   第二,郁南暴动表现了共产党人和郁南人民在敌人的血腥屠杀面前奋起抗争的大无畏精神和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斗争精神,极大地鼓舞了广大民众的革命斗志,也为我党探索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作了有益的尝试。

   第三,郁南暴动提高了郁南人民对武装斗争的认识,锻炼了一批革命骨干,为同年下半年郁南、封川两县联合举行的妙门暴动和1928年坚持在粤桂边界的铜镬大山反“围剿”等武装斗争打下了基础,积累了经验。(转载本图文请注明来源:中共郁南县委党史研究室)




上一篇:我县为郁南籍抗日殉国第一人补刻英...[ 02-23 ] 下一篇:郁南党史大事记(2016年)[ 05-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