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章“瘦身”折射行政改革深意
作者:机编办 来源:广东郁南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05日 点击数: 298 次
打印页面
视力保护:
手机阅读:

“曾经有一种感觉叫‘心急火燎’!如果不审批,你的飞机就要趴在机库里,各种费用加在一起,一个月50万美元~60万美元就这样没了,相当于一天扔2万美元……”国内首家民营低成本航空公司———春秋航空董事长王正华日前对新华社记者说。

    在王正华的记忆里,过去有关部门审批航空公司向海外购买飞机的手续要经过10多道“门槛”,常规需要一至两个月,春秋航空经历最长的一次将近四个月,成本耗费极大。而2013年年末,这一审批流程大幅缩短。

    减少审批提高效率

    中共十八大报告中明确提出“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在2013年3月举行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获通过,内容涉及减少和下放投资审批事项、减少和下放生产经营活动审批事项、减少资质资格许可和认定、减少专项转移支付和收费、减少部门职责交叉和分散、改革工商登记制度等。

    关于转变政府职能和简政放权,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从政府自身改起,把加快转变职能、简政放权作为本届政府开门第一件大事。国务院机构改革有序实施,分批取消和下放了416项行政审批等事项,修订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推动工商登记制度改革。各地积极推进政府职能转变和机构改革,大幅减少行政审批事项……今年要再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200项以上。要建立权力清单制度,一律向社会公开,清单之外的,一律不得实施审批。”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进一步强调: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最大限度减少中央政府对微观事务的管理,市场机制能有效调节的经济活动,一律取消审批,对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要规范管理、提高效率;直接面向基层、量大面广、由地方管理更方便有效的经济社会事项,一律下放地方和基层管理。

国家工商总局根据国务院部署,先后取消和下放部分行政审批项目,对比本轮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前,简政放权幅度达50%。财政部则提出3年内取消下放11项行政审批项目。截至目前已经国务院决定取消下放9项,另外2项待国务院审定后再取消下放。

从减少公章环节起步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秘书长王满传说:“去年年初,国务院提出5年任期削减约600项行政审批项目,这意味着每年约120项。我们当时心里打鼓,感到不是很有把握。但从结果看,力度之大,进展之快,超出人们的预料。”

    如今,大部分领域“办个事、创个业要盖几十个公章”的现象已开始出现明显转变。专家认为,公章“瘦身”背后是改革深意,新一届政府力推的机构改革与职能转变找到了突破口。

    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认为,从减少“盖公章、跑审批”环节起步的这一轮改革,其深刻含义在于———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宏观框架内,进一步理顺政府与市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市场能办的,尽量交给市场;政府管住、管好它应该管的事”。

    他认为,改革的最终目的是,“可以最大限度地激发全社会的生产力和创造性,通过体制机制的突破,个人和企业可以获得更多的改革红利,也就是经济进步的新动力,同时,还可以预防‘寻租’和腐败”。

    不仅中央部门,各省市县也都开始开展“权力瘦身”。安徽试点实施省级政府机关行政职权清理试点改革,并要求试点单位晒出“权力运行图”。湖北将省级行政审批事项减少到286项。

    从2013年起,广东顺德等地“试验”的商事登记改革,在国内首创了企业注册登记并联审批,实行“一表登记、三证同发(营业执照、机构代码证和税务登记证)”。广东宝丽雅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叶中平说,原来一项审批平均要跑5个部门、往返8次、约耗费13.5个工作日,现在只需跑1个窗口、往返2次、4天即可。

    进入2014年,仍在进行中的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进一步显现其“含金量”。交通运输部的省际普通货物水路运输许可被列为权力“下放”之列,民航部门的国内通用航空企业承担境外通用航空业务审批被直接列为“取消”。专家认为,这些事项的社会关注度比较高,申报量和审批量都比较大,取消和下放后受益面较广。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宋世明分析指出,看似轻松的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实则并不轻松,改革触及到的权力和利益调整,需要进一步依法规范、及时有效监管,防止出现权力变相转移的“二政府”现象,或者是部门权力“边减边增”、阳奉阴违等。

全国政协常委周汉民认为,政府权力清单及相关信息进一步公开化、透明化,是实现行政审批高效便捷的前提,也便于开展监督。

谨防中介截留“红利”

    去年在两会闭幕后的中外记者见面会上,李克强总理承诺:“现在国务院各部门行政审批事项还有1700多项,本届政府下决心要再削减1/3以上。”自此,新一轮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拉开序幕。一年来,中央部委及各级地方政府都大力推进改革,破除层层阻力精简“审批权”,正出现明显变化。然而,在一些地方,也有办事人和企业对此感受还不够深。那么,那些“精简的项目到底哪去了?”

    在武汉“市民之家”政务服务中心,某房地产企业工作人员王先生,手里拎着一大堆材料,来回奔波在几个部门窗口之间,他正在为公司办理建筑规划方面的审批证件。临近中午时间,他已忙得满头大汗,还顾不上吃午饭。

    王先生告诉记者,房地产投资项目从立项到审批,整个流程需要经过10多个部门,地震、人防等部门也不能漏下,要盖近百个红章,历时大半年才能开工。项目土地已经拍下大半年了,但是手续一直没办下来,眼下公司所有人员都在跑“审批”办证。“现在办理审批手续速度确实比以前快多了,不过,总听新闻里说的各地精简了多少项目,报了一大堆数字,却不知道具体精简了哪些项目,我们还是想快些再快些。”

    与王先生一样,许多办事人都发现一个新现象:以前在政府部门办理的很多项目,现在都转移到研究院所、检测机构甚至行业协会中。准备在东部某市开汽车4S店的姚旭东对此深有感触。为了这个项目,他花费了半年多时间,其中政府部门审批用了近30天,其余5个月的时间都被中介机构评估、编制报告、专家会审等环节占用了。

    虽然行政审批的项目少了,但需前置评估的项目却多了,涉及到发改、经信、住建、国土、规划等部门,都需要中介机构提供评估、鉴定、认证及检测等服务,而这些中介服务的结果是职能部门受理审批的前提。但这些中介业务却耗时长、态度差、收费贵,许多项目的服务时限为2个月以上。据测算,中介服务时间约占项目全部审批服务时间的60%~70%。

    审批项目一直在精简,审批权力一直在下放,审批程序一直在简化,但在一边做“减法”的同时,在有些地方、在有些领域却在做“加法”。专家表示,长久以来,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过程中存在“家底不清”的问题,简政放权常常是这边减、那边增,一些行政部门设立下属事业单位承接“业务”,甚至将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变成“数字游戏”。

    业内人士表示,承接业务的中介机构多是跟政府部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竞争不充分,收费比市场标准要高,企业自主选择余地较小,容易滋生出新的腐败问题。在一些地方的行政服务中心,记者看到中介服务机构与行政部门一起开辟窗口“办公”,包括施工图审查类、检测类、咨询评估类等。

    正因为如此,一些企业人士对记者表示还没有充分感受到行政审批改革带来的“红利”,呼吁加快改革步伐。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说,过多的行政审批不但干预市场阻碍改革,同时也是滋生腐败的温床。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越到后来难度越大,目前改革已经进行到了“割肉”阶段,调整、协调部门之间的利益关系非常困难。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最大的难点在于如何撼动既得利益。要想彻底解决行政审批繁琐,社会成本高的问题,根本在于政府部门及公务人员树立良好的服务意识,切实转变作风,转变政府职能,廉洁高效执政。建议在精简行政审批项目的同时,还要建立完善的审批备案制,接受社会的监督,最大化地释放改革的红利。(记者 潘强)


上一篇:以权力清单为抓手 拉开行政改革大...[ 01-05 ] 下一篇:行政审批需要换位思考[ 01-05 ]